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Phospherus•启明星> [06]

△人工智能AU,全员帅气向。

△涉及CP:叶蓝,喻黄,周江。


设定:

1.联盟分为九大星系,第一星系为主星

2.人种分三类:人类、高级人工智能、异种人

3.主要人物:叶蓝=人类,其他帅气的=人工智能,异种人=送经验的小怪

4.前情提要:

第五星系附近发生了一起爆炸,“联盟第一人”叶秋战死。

小周在第一时刻发现老叶的飞行器冲着第四星系飞过去,于是火速通知了第四星系的喻黄二人。但同一时间,第一星系紧急召唤小周过去,特殊能力是伪装的小江变身小周去了第一星系。

老叶被河河捡到,且试图赖在他家不走。文州让黑客郑轩去寻找老叶的行踪,至今没找着。

天天发现了一种特殊芯片,具体是谁搞出来的,有什么用,以后会写到。


前文指路:

[第一章] [上一章]


06


      离开黑市时,这日的恒星已开始偏向西边。正午过后的空气烤得黑市上此起彼伏的讨价声也跟着消减不少。叶修和魏琛说了好半天话,左拐右拐从小巷子里走出来,心里大概还在想事情,见着蓝河只说了句“走吧”就没了下文。

      年轻的执行人张了张嘴,可看对方神情严肃,又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直到走出去两条街,叶修才恍然顿住步子,一回头就看见小孩脸上明明白白四个大字:我很好奇。

      蓝河的骨架不算大,个子比叶修矮几公分。年轻人长得说不上多么俊朗,不过干干净净的,看着就很讨喜。作为训练营毕业的一员,蓝河自然不能细胳膊细腿弱不禁风,但放眼执行人队伍,也绝对谈不上身强体壮。

      此时他正一脸纠结地看着自己,一副好奇得要死的样子,却强忍着一句话没说。

      叶修又乐了。

      魏琛刚才问:“你怎么认识那个小子的?”

      叶修坦诚说:“纯粹巧合。”

      魏琛不相信:“不论那场爆炸是不是你自己搞出来的,陶轩他们又不傻,要是这会儿还发现不了你没死,他也不用在第一星系混那么长时间。虽然我不清楚你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既然他们敢九大星系发声明说你挂了,那意思就不能再明确了:就算你现在还活着,也活不了太长时间。‘星图’系统覆盖面太广,如果你选择过于边缘的地区,确实他们找不到你,不过同时你也不能对他们构成威胁。只要你还想在这场游戏里继续玩下去,就势必要联系一支执行人队伍。”魏琛顿了顿,接着说:“可我不明白,那个小执行人消息太不灵通了,你从他那儿骗情报还不如找我。”

      叶修“嗯”一声,不置可否:“老魏你退役以后是不是什么都没干,就顾着长心眼了?这后天发育的,健全。”

      魏琛没好气瞪他:“别废话,难不成那小子其实不简单?”

      叶修又“嗯”了一声:“最开始确实是巧合,但后来我发现他有个特别大的优势。”

      魏琛洗耳恭听。

      叶修客观评价:“长得顺眼。”

 

      长得很顺眼的小执行人憋了半天,还是没憋住,干巴巴地问:“那什么,你不是说你在第四星系不熟吗?”

      乐了半天的男人勉强压下嘴角,说:“这个是真没想到。他跟我算老交情了,当初不像现在,每个星系都有自己的训练营。那时候大家一起训练,而且都是人类,也就混熟了。说起来这人还当过一阵子你们的总指挥,看不出来吧。后来退了,我也没想到竟然在黑市上做起买卖。哦对了,他给我搞了个身份,不过我这胳膊没长好,等过两个月再说植入。”

      蓝河觉得对方每句话都包含着巨大的信息量,他那颗普通人类的大脑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条件反射,先选出了个最关键的问:“有了身份你就可以走了?”

      叶修没表态,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摸出个小东西扔过去。蓝河下意识接住,低头一看,是个做工极为精良的一类金属匕首,虽然不及二类金属值钱,但也抵得上自己大半年工资。

      年轻的执行人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但嘴上却说:“大家相识一场就是缘分,你这谢礼太贵重,我不能要。”

      男人一摆手,特别大方:“跟我客气什么,拿着。”

      蓝河面上不动声色,心里一阵窃喜,却听那人又懒洋洋跟了一句:

      “我没说是谢礼。”

      “是接下来的房租。”

 

      小警员在这一天恒星快落下去的时候等到了风尘仆仆的第五星系总指挥。

      一直以来只在各种新闻报道中出现的大人物,如今就站在自己五米之外。八个小时之内见了三个大人物,小警员觉得做梦都没有这么玄幻的。他下意识立正站好,舌头开始打弯:

      “周、周、周周周指挥官好……”

      黄少天特意交代,他们这次调查的内容不宜声张,要不然也不会故意找到你们。自家领导一边擦汗一边赔笑,小警员想了半天才听出来,黄少天在委婉地表达他们这里是次重点中的次重点。于是接待周泽楷的任务也落在了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身上,自家领导特意嘱咐:必须服务到位。

      周泽楷没有带什么人一起来,也换了便装。新闻报道里总指挥向来沉默寡言,看谁都是一副冷漠疏离的样子。但现实里的总指挥好像有哪里不一样,小警员偷偷看他,正巧对方也抬起眼睛,英俊的男人冲他点头,轻声说:“你好。”

      小警员觉得更紧张了。

      好在尴尬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黄少天的救援及时赶到。

      “你来看看这个。”风风火火冲过来的黄少天难得话不多,指使着另一个小警员将一个芯片递到周泽楷手里。

      方才还透露出一些平易近人气息的总指挥的脸色又严肃起来,几米之外的小警员不禁一个哆嗦,听见周泽楷问:“谁的?”

      金发的副指挥耸肩:“一个异种人的。前几天一个异种人在街上失控了,恰巧有几个巡视的同志在附近,也都不是新人,很快就制伏了。本来这事没什么特别的,可就在最后收集晶体的时候,现场的执行人说,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被谁拉着一样,手脚不听使唤,异种人趁着他犹豫的一秒钟挣脱开,反手伤了两个路人。当然,最后还是没跑得了。那个同志谨慎起见打了报告,我刚才试着接触这个芯片,也有同样的感觉,总觉得,嗯,怎么说呢,它有点像……”

      黄少天似乎又在想委婉的措辞,周泽楷干脆而果决:“我的芯片。”

      金发青年表情微妙地看他,但还是点了点头。

      作为全联盟最喜欢和别人切磋的执行人,黄少天几乎把几个主副指挥的套路摸了个透,周泽楷的“读心术”算得上最讨厌排行榜前三名。强制读取信息想想就特别耗神,也会对被读取对象的大脑芯片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切磋点到为止,可很多时候自己的下一个动作被对方早早看透,就足以让黄少天很不爽。

      “这是一个干扰源,和我的芯片并不完全一样,”周泽楷难得说了一长段话,“我的芯片可以同调对方的频率,进而达到逆向解析;但这个芯片是纯粹释放干扰源,会影响对方信号的传递。”

      小警员彻底听不懂了,他作为一个基层人类,压根没有感觉到这个芯片有什么不一样。他向身边的金发副指挥投去疑惑的目光,对方显然也没听懂,索性又将这份疑惑传递给了说话人。

      不过这下反倒是周泽楷愣了。在第五星系总指挥的认知里,他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是透彻得不能再透彻了。他的副指挥恐怕在他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就能猜到他后面的话,偶尔跟其他星系打交道,也是总指挥对总指挥,跟喻文州说话特别轻松,嗯,叶秋也是。

      不过现在他面对的是两双茫然的眼睛,周泽楷想了想,努力说:“……信号传递直接影响的是思维控制系统……”

      黄少天恍然大悟:“所以其实并不是凭空生出了阻力,而是干扰源影响了他的反应速度,让他们以为自己变慢了!”

      周泽楷眼睛里跳出一点大概也只有江波涛可以看懂的欣慰,不轻不重地点了一下头。黄少天行动力惊人,立刻扭头喊了一声“郑轩你别盯着了,这事得和文州当面说,这东西怎么突然冒出来的,究竟还有多少我们没有发现,我靠,越想越不对劲”。

      周泽楷跟着抬起头,看见一脸菜色的首席黑客如霜打了的茄子,垂头丧气地走出来。

      郑轩说:“……我就说了,要是能被我发现踪迹,人家‘联盟第一人’的称号能一叫就是这么多年吗。”

      黄少天走过去揽过他的肩膀:“别丧失信心啊,这不才一天吗,慢慢来。”

      同为脑力特殊能力执行人的第五星系总指挥特别理解对方的心累,抛过去一个意为“辛苦”的眼神,虽然对方并不能理解。郑轩冲他点了一下头,发自肺腑感叹:“压力山大啊。”

      直到三位大神离开了,僵硬了一天的小警员才长长吐出一口气。

      他觉得眼前几乎冒出了小星星,一步三摇晃走回了自己的监控室,确认一整面墙的监视屏幕又恢复了以往熟悉的街道,一颗心仿佛才放进肚子里。

      他像往常一样,在终端的工作日志里写上“无异常情况”后,转身出了监控室,等着下一任接班的同事。

      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他转身的瞬间,监控室一角的摄像头的指示灯跳了一下。

      就好像,庞大数据后也有一双眼睛。

      在他们盯着监控的同时,正悄无声息地盯着他们。

 

      蓝河很着急,连带着还有点尴尬。

      他坐在全息屏幕后面的光电控制总开关前,怀里抱着各式工具,捣鼓了半天,也没能把家里的灯弄亮。眼见着天要擦黑,晚饭还没着落,可训练营里学来的那一套试了个遍,根本行不通。

      某个游手好闲的重伤患凑过来个脑袋:“修不好啊?”

      蓝河一点办法没有,纯粹嘴硬:“快了!”

      叶修看着蓝河坐那边半天了,估计腿都能坐麻了,心里这才升起一丢丢的不好意思,慢吞吞走过去,说:“要不换我来?”

      蓝河立刻回头瞥他一眼,满眼的不信任。叶修立马又换了个说辞:“我不是说你水平不行,你看,你这不一天没怎么吃东西吗,人一饿就容易精神不集中。不如换我试试,没准就修好了呢?”

      蓝河本来没觉得怎么样,一听这话肚子好像真的咕噜一声。年轻的执行人揉揉坐麻了的腿,将信将疑把工具塞进对方手里。叶修像模像样地摆弄几下,蓝河看了两眼决定坐一边歇着,心想,大概一会儿还得自己来。

      虽然这个人在黑市上认出了旧识,虽然他还给了自己一份着实可气但确实舍不得还回去的房租,虽然他那段话不怎么直白,可也足够传达出“我很牛逼”这个信息,蓝河还是无法将眼前这个吊着一条胳膊的男人和遥不可及的大人物联系起来。

      蓝河作为一个活了二十几年从未踏出过第四星系的普通人类,接触到的大人物大概只有他们的正副指挥。立志成为执行人的梦想大概很多男孩子小时候都有过,然而拥有梦想并不等于他可以通过训练营的层层选拔并从众多候选人里脱颖而出。蓝河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挺普通的人,四分努力,三分踏实,两分聪明与一分运气。那年执行人授予仪式上,蓝河作为为数不多的人类代表,一脸紧张地站在正副指挥官身边合影。散场时,黄少天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执行人队伍里人类越来越少了,我看好你啊小同志,好好干。喻文州没说话,只是弯着眼睛冲他点点头。这些真正的大人物其实并不像想象中的高高在上,可蓝河莫名觉得,他们就是和自己不一样。

      然而眼前这个男人穿着自己的旧衣服,蹲在地上,一只手里拿着各类工具。和他认识不到两天,生了将近两个月的气。蓝河不知道自己看人准不准,只是直觉以为这家伙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至少不是个坏人。

      浑然不知自己被贴了好人标签的某家伙装模作样比划半天,趁着年轻人没注意,戒指轻轻往上一贴。蓝河前一秒刚喝了口水,想着还是得靠自己,下一秒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电力系统回复,客厅的顶灯唰地亮起来。蓝河端着水杯,表情十分一言难尽。叶修将工具收拾好,自觉问:“家里还有余粮吗?”

      蓝河的思维明显还没往晚饭这件事上靠:“……这就修好了?”

      “我就说,你血糖不够,注意力不集中。不过电好了,网不行。这几天你要是想看什么,就拿终端看吧。”

      年轻人登时又紧张起来:“网修不好吗?”

      男人瞧他一眼:“暂时不行。”

      蓝河看着有点失落,叶修笑了笑,仿佛意有所指:

      “不过没准过两天,它自己就好了呢。”


-Tbc.-

      郑轩盯老叶,也有人盯郑轩

      努力写一写局中局,搓手 

评论(19)
热度(220)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