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Phospherus•启明星> [05]

△人工智能AU,全员帅气向。

△涉及CP:叶蓝,喻黄,周江。


前文指路:

[第一章] [上一章]


05


      方才还大亮的天光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雨打得灰蒙蒙的。

      街道并不泥泞,全自动的排水系统在降水量超出一定数值时就开始工作。一滴雨珠打在蓝河发梢,再被他随手抹掉,年轻的执行人侧头看了男人一眼,没说话,继续往前走。

      刚才这个自称叶修的男人对着他叽里呱啦扯了半天,蓝河将信将疑,自动过滤了那些他被异种人追杀、又被同伴出卖、不得已自己毁掉芯片逃出来的惨烈片段,将有用信息归结为三条:

  1. 这个男人应该真的是个执行人,隶属第几星系不确定,本事大概有几分。

  2. 男人说,帮我搞个身份对你没坏处,拿不到身份最多保持现状,拿到了身份没准我就立马走人,你不吃亏。蓝河问,你为什么找上我。对方答,因为其他没人救我啊。蓝河继续问,那你离开诊所后干嘛不自己去找身份?对方答,黑市那帮人你不是不知道,我一没钱二受伤,现在去跟他们讨价还价,肯定被宰得很惨。蓝河听到这话眉头一皱,语气颇有几分严肃,我怎么知道你不是骗我的,没准你是其他星系的卧底。对方思考了两秒钟,神色复杂,论钱财你似乎不多,论能力你大概在第四星系也说不上话,论美貌虽然你长得挺好看但毕竟不是个姑娘。我挖掉自己一块肉,把自己搞得快死过去了,就是为了通过你套取第四星系的机密,小朋友你思考一下,换做是你,你干吗?

  3. 这人说话气死人不偿命,和他接触时尽量多闭嘴。

      男人微微扬着下巴,摇了摇手指:“执行人队伍里人类本来就不多,你在危急关头拉了我一把我十分感激。但是,至于这么恶意揣摩我吗?”

      蓝河满脸黑线,吃着别人的饭坐在别人家里口袋里还揣着对方几张钞票的男人面不改色地总结陈词:“要学着大度一些。”

      ——你妹啊!

      年轻的执行人气鼓鼓地站起来,也没顾得上研究自家为什么突然停电了,直接几步走到大门口。叶修向他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只听蓝河态度十分不好地说:“现在就去黑市,拿到身份立马给我滚!”


      所谓黑市,顾名思义就是私自贩卖各种非法物品的市场,聚集了三教九流的底层民众,基本只出现在γ星这种高级智慧与传统文明交汇的地方。这里贩卖的东西很多,从主星富豪人家淘汰下来的高级家用机器人,到涵盖了二类金属在内的执行人武器,有人说,只要有门路,你还能在黑市上买到人工智能胸口的能量晶体。不过这东西明令禁止交易,敢走私这些的都是不要命的家伙。

      蓝河作为一个体制内的执法人员,按理说不能这种地方扯上关系。他手腕上的二类金属,纯粹只是一个巧合。

      那年还未从执行人训练营走出来的年轻人偶然遇到了突然失控的异种人。一个似乎喝醉了的人毫无所知站在他身边,完全忘了要躲。几个刚下了虚拟训练场的小伙子们登时脑子一热,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他们原本以为事情很简单,几人合力解决一个根本不成问题。然而等他们真正交手才发现,这竟然是个高级异种人。

      能够侦察到人工智能大脑波段的异种人。

      他们会自动对进入视野的所有生命体进行扫描,并标记可以为他们提供能量晶体的人工智能,进而呈现在瞳膜上。也就是说,只要被他们扫描到一次,即使躲得过他们的视觉追踪器,也逃不了他们的全息标记。位置、动作暴露无遗,方圆几公里内,避无可避。

      当年第一堂实战课上,有人问,那人类执行人岂不是很占优势,毕竟人类的大脑和我们不一样。当时全部人的目光尽数都投向蓝河,弄得年轻的人类一时有些紧张。冷冰冰的教导员推了推眼镜,说,理论上讲是的,不过前提是他能够和他们势均力敌。

      曙光被对方一把掀到在地,一句脏话还没骂出来就赶紧就地一滚,躲开接踵而至的第二下攻击。另一个同伴绕到异种人身后,试图将匕首刺入对方脖颈,却被猛然回头的机械生命体一胳膊打掉武器。曙光喘着粗气,一句话喊得变了调子,蓝河你愣着做什么,他看不见你!

      被对方出手速度震惊到的年轻人类这才回过神,也才真正理解当年教导员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论是速度还是破坏力,高级异种人,都可怕得超出想象。

      然而都到了这一步,早已退无可退。蓝河想,如果是自己一个人,估计这会儿已经挂了。

      但现在他的同伴也在这里。

      年轻的后补执行人咬了咬牙,左手腕上寒光一闪。

      也许,还有一战的可能。

      血的腥味、撞击声、不知谁的闷哼……这一场战斗的艰难程度远远超出几个小伙子的预期,打到后面蓝河已经觉得半边身子都麻木了,几个同伴被掀翻在地一时爬不起来。

      喝醉了的男人一开始就被蓝河推开,这会儿晃晃悠悠站起来,竟然像是要往这边走。人类看到这架势差点一口血吐出来,一句“你站住!”还没吼出口,就觉察到耳畔机械声轰响。曙光不知从哪里冲过来,一把将蓝河按在地上,对方断了一半的机械手臂擦着头顶掠过。不过对方显然没打算一招收手,紧接着一脚踢来,精疲力尽的人工智能立马蜷缩起来,哼都哼不出来一声。

      几滴鲜红的液体溅在脸颊,蓝河觉得全身血液嗡一声冲上大脑。年轻的人类也不知道哪里爆发出来的力气,下一秒又冲了回去。蓝河后来想,那大概是自己训练营生涯里最巅峰的一战,如果冷冰冰的实战课老师当时在场,大概也会给满分。高级异种人倒下的时候,蓝河只觉得气管火辣辣地疼,喘口气能咳出血。缓过来一点的曙光愣了半晌,给了一个简洁而中肯的评价:“牛逼!”

      蓝河那时觉得自己多一秒都撑不住了,却没想一个人突然过来扶了自己一把。他只觉对方塞了什么东西到自己手里,鼻尖是浓烈的酒气。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本事不赖,送你个玩具玩。”

      后来,蓝河才知道,那个玩具就是第二类生物金属。

      再后来,蓝河无意间在自己管辖区域的黑市见到了这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他说他叫魏琛,是个做小生意的,那他喝多了多亏他们几个出手帮忙,以后遇到麻烦可以随时找他。

      蓝河其实并不知道这个生意人究竟能不能搞到身份芯片,但死马当活马医,把某个人带来,总比放家里惹自己生气强。

      于是等他们走到人群熙攘的黑市,清爽的执行人伸手一指正在跟别人讨价还价的中年男人时,叶修的神色难得微妙起来。

      魏琛跟人磨了半天价,正喜滋滋数钱,一回头就是一个“卧槽”。

      蓝河刚觉得自己的使命结束了,终于可以耳根清净回家了,就听见不同语调的两个声音说出了同样一句话。

      “怎么是你!”

 

      魏琛将人拉到后街,反复确认没人跟过来,也没有监控,才压低了声音问:“赶紧交代,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修懒洋洋开口:“没什么,就是他们看我不顺眼太久了,三番五次找麻烦,我也懒得和他们玩,干脆逃出来散心。”

      魏琛皮笑肉不笑看他:“哎呦,逃出来散心。动静挺大啊,九大星系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叶修无所谓耸肩:“哥魅力多大啊。有些事情以后再聊,先说能不能给我搞个身份芯片。名字就叫叶修,身份随便你,越普通越好。”

      魏琛语气严肃起来:“你想做什么。”

      叶修用唯一能活动的胳膊摸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没点,岔开话题:“三个月前老韩那事你知道吧。”

      魏琛神色一凛,反问:“难道这事背后有问题?”

      几个月前,第二星系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一波异种人盯上了一个边缘星球的工厂,工厂的规模很大,干活的大多是最低级的人工智能,他们身上只有最基础的零件,甚至连情绪控制系统都没有安装。异种人打算从他们那里获取能量晶体,这事原本再正常不过了。但由于这波异种人的数量远远不及工厂里的人工智能,他们的狩猎行动并没有一次执行彻底。于是一个人工智能请求执行人援救,可由于这个星球实在是太为偏远,而且一个干巴巴的求救声音无比单薄,所以并没有引起临近星球人类负责人的重视,这事也就被其他诸多繁杂事物压了下去。

      直到三个月前,一个不知名小报纸的记者将这事捅了出去:数百个人工智能直到彻底陷入沉睡也没有等到同伴的到来,虽然他们到生命最后一刻也不懂何为绝望与害怕。文章为了博取眼球故意写得煽情而夸张,一石激起千层浪,小报记者怎么也想不到,他这篇文章竟然一路传到了第二星系总指挥韩文清的面前。

      有人说,没有情绪的人工智能跟普通工具有什么区别,为了一些工具,你们太小题大做了。但也有人说,可怕的不是我们将他们抛弃了,而是我们抛弃了他们,却如此漠然地觉得我们没有错。一时间,无数声音此起彼伏。

      向来行动派的总指挥并没有发布任何声明,而是几天后亲自出现在了破旧的工厂,并在数百个陷入沉睡的低级人工智能面前放了一束洁白无瑕的花。

      有人说,韩文清这是作秀。也有人认为,这才是我们的总指挥。这事在人们津津乐道了几天之后逐渐被遗忘。叶修把烟点上,淡淡说:“其实这事并不是这么简单。”

      大概韩文清自己也没有想到,就在他打算飞往边缘星球的前一天会收到第一星系的消息,内容言简意赅:不能去。

      魏琛奇道:“这事还能扯上第一星系?”

      叶修耸肩:“他们关注的不是这件事本身,而是以后出现的可能。如果老韩去了,就是摆明了告诉所有人低级人工智能也有‘人权’,我们得尊重他们,考虑他们的感受与权利。这次或者没什么,但下一次呢?如果全天下的人工智能的感受都得尊重,那就太束手束脚了。毕竟人类最初创造机械并不是为了和他们玩过家家。”

      魏琛皱眉:“所以?”

      叶修抽了口烟,神色依旧淡淡的,看不出情绪:“所以他们谈崩了,然后动用了‘最高指令’。”

      魏琛一下子怔住,下一秒冷汗唰得爬上背脊。他瞬间明白事情的关键:不是为一件小事第一星系值不值得动用最高指令,而是在动用了最高指令的情况下,韩文清还是去了。

      数百年来的绝对权威,好像被他们窥见轰然崩塌的一角。

      一个路人跌跌撞撞跑进狭窄的后街,发现走错路了,又讪讪离开。蓝河托着下巴远远等在一边,心情异常复杂。退役很多年的中年执行人听见自己的声音重复了五分钟前刚说过的话,低沉到可怕:“你想做什么。”

      叶修将最后一口烟抽掉,随手将烟蒂扔在地上,踩上去碾了碾。

      “第一星系接下来要有动作。”

      “有些事情我忍了十年,可有些事,绝对不行。”

 

      同一时刻,第四星系的年轻指挥官接到一条通讯请求。男人扫了一眼,眼尾弯起小小的弧度。他面前还堆着几份文件,索性没有开全息影像,只开了声音。

      奶白色的迷你机器人心满意足地拿着主人新给的能量晶体,悄悄藏起来,再将自己胸口上“能量不足”的警示关掉,欢快地继续干活。

      男人放下手中的文件,微型接收器里迅速传出黄少天的声音。

      “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他的踪迹了?”

      “不是不是,怎么可能。”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问下一句,对方就急不可耐地紧跟着说:

      “文州文州,我发现那起伤人案子里搜到的东西特别有意思。”

      喻文州端咖啡杯的手一顿,充足的光线下,他眼睛里的金色光环早已彻底消失不见。男人没有继续问“哪里有意思”,而是追了一句:“少天你怎么了。”

 

      小警员守在门口,自打将东西上交领导后就只剩下瑟瑟发抖。

      金发的副指挥神色有些凝重,他的眉心微微蹙起,虽然语气照旧轻松。

      “我没事。”

      他面前放着一枚形状奇怪的芯片。

      “但是我想,恐怕我们得把刚休息一会儿的周指挥官叫回来。”


-Tbc.-

评论(25)
热度(231)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